<th id="isheb"></th>
<code id="isheb"></code>
          1. <object id="isheb"></object><th id="isheb"><option id="isheb"></option></th>
            <del id="isheb"><small id="isheb"></small></del>
            <object id="isheb"></object>
          2. <object id="isheb"><sup id="isheb"></sup></object>
              <code id="isheb"><em id="isheb"></em></code>

              <big id="isheb"><em id="isheb"></em></big>

              背 影

              2021-04-15 作者: 胡宏偉     文章來源: 徽商供應鏈     232 字號: 分享

              我生活在一個很普通的小山村,面朝黃土背朝天,在那個還不發達的年代,大多數的農民,一輩子的依賴都是各家的一畝三分地。春種,夏打水,秋收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走在鄉村的小路上,見過最多的背影就是頭頂草帽,肩扛鋤頭。沒有陶淵明所描述的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,只有流不完的汗水和日漸佝僂的后背。

              在我還上小學的時候,小孩子之間總有傳著一句童謠,“三月繳,農業稅”,純真的我們不知道這句話是什么意思,只知道每次到了這個時間,會來一群陌生的人,將幾袋大米拉走,然后給個單子,而那個單子到了學??梢該Q一個新本子。對于孩子來說有個新本子是件很開心的事,只是那個時候不明白為什么母親給我單子的時候,眼里流出的一絲疲憊和落寞,只是靜靜的扛起鋤頭像往常一樣說句,“飯在鍋里,放學回家了自己熱下”。這樣的場景過了幾年,不知道什么時候起,那群陌生的人不在來了,我的新本子也沒了,不過母親那個落寞的眼神也消失不見了。后來懂事后才知道,幾千年的農業稅被免除了,壓在農民身上多年的擔子徹底的被卸下了,那道背影似乎也挺直了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98年的時候,印象中連續的下了好多天的雨,門前的池塘水滿的讓人瘆得慌,平??戳晳T了溫柔的小河,這那段時間參雜著點暴虐,彷佛那連綿不斷的雨水一直注入著壞脾氣,等待著一個時間會爆發。在大雨下了1周后,有天我還趴在窗臺上數著幾個水滴,家里的電話響起,母親接到電話后,電話里斷斷續續的,我只聽見幾個字眼,“黨員.....保障.....危險....”披上雨衣,拿著鐵鍬,囑咐一句,“二子,你和你姐在家,不要出去,我出去有點事,餓了自己搞點吃的”,急匆匆的就出去了,隔著模糊的窗子,我看見外面的小河上已經聚集了很多人,有的人在扛袋子,有的人在挖土,那天母親 晚上沒有回家,只記得河堤上持續了一夜的燈光。第二天那低矮的河堤就像一夜之間長大了一樣,更高更寬了,河水的暴脾氣也收斂了一點,幾天后天空放晴,母親的臉上鎖了幾天的眉也舒展了。

              小的時候家里總是比其他的小朋友家里的墻有點不一樣,別人家都是花花綠綠的海報,年畫,而我家總是多點告示,通知類的東西貼著,調皮的我看著密密麻麻的文字就不是很喜歡,就撕了他們,母親發現后,一頓責罵,然后又仔細認真的貼上去,還小的我實在是不懂為什么母親格外看重這些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長大后,離開了生活了十幾年那個熟悉的小山村,幾次的回去都是一副新的樣子,泥土路變成水泥路,常備防止斷電時的煤油燈放進了角落,秋收時的鐮刀變成了收割機,小山村搖身一變換新裝,村頭的標語也從計劃生育變成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,家里門頭上不知什么時候起也貼上了一個黨員之家的牌子。而不變的還是熟悉的那道背影,當集體有困難時,還是他們走在前面。我的母親,一個普通的農村婦女,也是一個共產黨員,映射出的也是千千萬萬和她一樣的黨員,深耕土地,努力在困難的一線,難事先上,見證了幾十年煥然一新的新生活,平凡的背影,不平凡的人們,致敬那些默默無名的奉獻者,尊重每一位基層的共產黨員。


              永久天堂网av手机版_亚洲精品国产精品无码国模_a级毛片无码免费真人_夜夜春宵A片